原标题:山东一法院陈列本地商人画像

近日有律师反映称,他们9月5日到山东省茌平县人民法院办事时,看到大厅陈列着一排名人画像及其事迹,其中包括两名本地商人和村干部。经查证,该院曾作出与两人有关的裁判文书超过100份,“他们的案件对方当事人看到大厅画像,该作何感想?”

9月7日上午,茌平县人民法院政治处主任杨海强称,这些画像旨在加强文化建设,陈列于2016年,前述两人系工业、农业领域的全国劳动模范。该院今天接到上级法院反映的情况,两人画像均已摘除,“摘除的时间比今天要早”。

但截至发稿,9月7日中午2点左右,当地人士现场发现,前述画像并没有被摘除。

法院大厅悬挂本地商人照片

9月5日下午2点,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与同事王艳涛赴茌平县人民法院查阅案卷时,走进法院大厅便可看到前述画像。大厅画像共6幅,其中4幅均为茌平县春秋战国等时期的历史名人,并附有其事迹简介及提炼出的精神品质。

另两人则分别是茌平县本地商人张学信、村干部张国忠,他们被提炼出的精神品质分别是“开拓精神”和“务实精神”。记者注意到,这两人均获得过全国劳动模范、山东省劳动模范等荣誉。

据两位律师提供的照片显示,张学信的陈列文字介绍称,70岁的张学信现任山东信发集团董事局主席,始建于1972年的山东信发集团,“初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电厂,由于张学信开拓创新,敢为人先的远见,使其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同时,该企业还是“全国工业重点行业效益‘十佳’企业”“聊城市‘百亿产业’之首”。

关于91岁的张国忠,简介称其1949年至今任茌平县小杨屯村党支部书记,“在红土涝洼地里创出了一条勤劳致富、共同致富、科技开发致富的路子”,把一个“要饭村”建成小康示范村、全国文明村。

曾作出与两人相关的裁判文书逾百份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大厅陈列着张学信、张国忠画像的茌平县人民法院,曾作出100多份与两人有关的裁判文书。

记者以“张学信”“茌平县人民法院”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共检索到16个结果,包括13份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和3份执行裁定书。在13份民事判决或裁定书中,张学信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聊城信源集团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均为被告,最终胜诉7起,败诉2起,原告撤诉3起,还有一起移送其他法院审理。

殷清利律师说,据张学信简介所称,其“现有所属及控股企业72家”,若将每个企业名称进行检索,与茌平县人民法院相关的裁判文书或许更多。

记者注意到,茌平县人民法院有一处派出法庭也与信发集团的名字相关。该院官网显示,信发法庭地处茌平县信发办事处,辖温陈办事处、信发办事处。另据某法院系统官网一篇文章显示,信发集团一名曾经的负责人称,该法庭辖区主要面向信发集团大中型骨干企业和民营企业120余家,辖区企业职工及居住人口占城区的三分之一。

而以另一名被陈列出画像的“张国忠”与“茌平县人民法院”为关键词,可检索出94份文书,包括64份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及30份执行裁定书。这当中绝大部分涉及借款合同纠纷,当地银行系原告,张国忠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山东小杨屯鸭业科贸有限公司、山东润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为被告之一。

前述64份民事判决或裁定中,共有61份由茌平县人民法院判处张国忠所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对相关债务承担偿付或连带清偿责任。

张学信、张国忠对本人画像、事迹被陈列在法院大厅如何置评?记者9月7日多次致电其所在公司的座机,但无人接听。

法院政治处主任谎称画像已摘除

对于律师9月5日发现的前述画像,9月7日上午11点38分,杨海强回应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称,这些陈列是2016年为了加强文化建设,通过招标,由山东省某公司设计的,“其中有一个版块是茌平历史文化名人和当代劳模。张国忠是搞农业的,张学信是工业的,属于全国劳动模范”,所以入选了相关版块。

“上级法院也跟我们反馈这个事情了。我是今天才知道这个事。我们知道之后就摘除了(两人画像)。”杨海强对记者强调,“摘除的时间比今天要早。”问及具体摘除日期,他表示自己不是负责这件事的,当记者追问是哪位负责人,他称“负责人现在也不负责这件事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但截至发稿,9月7日下午2点左右,一名当地人士前往茌平县人民法院大厅,发现张学信、张国忠的画像仍在大厅陈列着,并未拆除。该人士向记者提供了现场拍摄的照片及视频。

对于基层法院陈列本地商人、村干部画像的做法,多名受访法学人士均认为此举不妥。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认为,陈列这些人士的画像,易造成“他可能在这个法院受到拥戴”的感觉,在法理上不合适,有损司法中立和公正。

“如果法院要弘扬正气,完全可以通过公正裁判来引领社会导向。”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李轩说,当地知名人物哪怕有可以弘扬的各种精神或者言行,但是只要让人产生可能违背司法公正的合理怀疑,法院就应该主动避免陈列画像这种措施。

实习生 肖岚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9月11日 04 版)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武汉长江大桥建成60周年]“中国桥”的故事:“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今天,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要讲一个长长的故事。故事的最长物理距离,目前已达到长长的55公里;而故事的时间跨度,即使保守统计,也长达14个世纪之久。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做“中国桥”。

既然是故事,就少不了开场诗。长安君认为,在举国共贺“中国桥”的骄子之一——武汉长江大桥甲子之寿的今天,再也没有什么诗词能比毛泽东同志创作的《水调歌头·游泳》更合适了: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璧,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确,站在故事的此端向彼岸眺望,即便是神仙,也会被今日神州惊得目瞪口呆。让我们从头说起。

历史中的荣光

桥是建筑,也是文化,既要有历史意义,更要有实用价值。回溯千年,“中国桥”在世界桥梁史上曾长期经历着“独孤求败”般的“高手寂寞”,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独占绝巅、俯视万千后辈。

相信自隋唐以来,每名国人在其人生的某个时刻,都有机会邂逅一座叫做赵州桥的石桥。这座完工于公元615年,被誉为目前世界上最古老、完好的大跨度单孔敞肩坦弧石拱桥的“桥坚强”,历尽1400余年的风吹雨打、冰侵风蚀和8次地震,仍安然无恙地巍然挺立于洨河之上。近1100年之后,欧洲最早的敞肩拱桥在法国和卢森堡出现。也就是说,在欧洲这两位小伙伴诞生之前,赵州桥已经苦苦守望了将近11个世纪之久。这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又是何等的孤独寂寞!

其实,历数近代以前,能够在世界桥梁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又何止赵州桥呢?

始建于公元816年的江苏苏州宝带桥,是现存最早、桥洞最多的联拱石桥;

始建于1102年的山西晋祠鱼沼飞梁,是现存最早的十字桥;

始建于1170年的广州潮州广济桥,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诸如此类的栗子,不胜枚举。

是的,在故事的上段,“中国桥”绝对是如梦似幻、传奇般的存在。名动古今的赵州桥们,在世界桥梁的漫漫发展进程中,确曾长期一枝独秀、一骑绝尘。

倔强中的奋起

故事总有起伏。明清以降特别是18世纪以来,作为曾经的领跑者,“中国桥”却不知不觉间将千百年来积累的荣耀一一让出。当往昔的火种熄灭,“中国人没有能力修桥”似乎成为了工程行业的新常识。

然而,华夏衣冠未曾断,辉煌自有后人续。故事的中段,是中国桥梁人的奋力追赶。

就在毛泽东同志提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设想一年之后, 1957年10月15日,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桥”的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60年前的桥梁建设者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手中将诞生怎样一幅璀璨的作品,但他们一定在冥冥中感受到了历史的目光。

且不说大桥的设计有多么科学合理,也不说大桥的建造有多么精益求精,单是一则“体检报告”,便能看出这座汇聚了举国之力、凝聚了无数前辈心血的大桥,是多么的出类拔萃。武汉铁路局日前发布的养护“体检报告”显示:虽然目前日均通行300列左右列车,往来10万余辆汽车,但武汉长江大桥全桥无变位下沉,桥墩可承受6万吨压力,可抵御10万立方米流量、5米流速的洪水,可抗8级以下地震和强力冲撞,24805吨钢梁、8个桥墩无一裂纹,无弯曲变形,百万颗铆钉没发现松动,全桥无重大病害。走过60年风雨,历经77次撞击,大桥仍在壮年。据报道,武汉长江大桥的使用寿命,将远超其100年的设计寿命,并有望延长至150年。

武汉长江大桥,当然不是建国以来桥梁建设的全部。时至今日,仅在长江干流上,便先后有135名“小兄弟”与武汉长江大桥守望相助;而放眼全国,一座座大桥早已翻山越岭,穿江过海,变昔日天堑为今日坦途。

超越中的辉煌

“纵观世界桥梁建设史,上世纪70年代以前要看欧美,90年代看日本,而到了21世纪,则要看中国”。这,已是世界桥梁建筑领域公认的观点。

其实,故事讲到今天,“中国桥”早已不需与他人较一日之短长,她早已用一座座的工程奇迹,完成了对自我的迭代更新,实现了对同行的追赶、超越。

此前,媒体曾梳理过我国在桥梁建设方面的显著成绩,列出了我国在桥梁建设方面的多宗“最”:桥梁数量最多、桥梁跨度最大、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跨度最大的公铁两用桥、首座公铁两用跨海大桥、世界最长的高铁桥、世界跨径最大钢拱桥、世界第一高悬索桥……

而其中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预计于今年年底通车的港珠澳大桥。这座全长约55公里的大桥,已在很大程度上刷新了人们对桥梁长度极限的认知,并将“中国桥”提升到了一个国外同行更加难以企及、难以超越的高度。

当然,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绝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着压力、困难、和挑战。前不久,一则“老外漫天要价,成就中国超级工程”的微博在网上疯传,讲的是大桥设计团队因不愿接受国外某公司开出15亿元的天价咨询费而自力更生,不断攻克技术难关、取得多项专利,最终使大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产桥”。

这座中国建设史上里程最长、投资最多、施工难度最大的跨海桥梁,在两年前已被英国《卫报》赞为“现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据悉,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的最后一段路面已于14日开始铺装。届时,当它建成通车时将会绽放怎样的异彩,值得你我每一个人期待。

这个始于赵州桥,承于武汉长江大桥,延于港珠澳大桥的故事,就是“中国桥”的故事。智慧与光荣、倔强与奋起、梦想与辉煌,是这个故事的旋律。

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曾经说过:从一座桥的修建上,就可以看出当地工商业的荣枯和工艺水平。从全国各地的修桥历史,更可看出一国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各方面的情况。

所以,“中国桥”的故事,除了是桥的故事,又何尝不是中国故事的一个剪影或侧面?桥梁事业飞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国力的迅速提升、技术的飞速发展。

从某种程度上讲,桥梁建设速度的加快、跨度的加大,其实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节奏加快,实现中国梦过程中的步幅加大。“中国桥”,一头连接的是我们的灿烂历史,另一头连接的,则是我们的辉煌未来。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当下中国故事的参与者、讲述者、传播者,也都是这个圆梦时代的见证者、亲历者、创造者。

千百年前的先人,在留下引以为傲的历史文化遗产赵州桥的同时,也为我们留下了汉唐雄风、大国威仪;

60年前的先辈,在打造使用寿命远超设计寿命的“万里长江第一桥”的同时,也为我们筑牢了强国根基、大国担当;

当下的祖国建设者,在筑就素有“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之称的港珠澳大桥的同时,也在为我们追求着神州梦圆、大国复兴;

那么,今天的我们,又能为后人留下什么样的桥梁,又该为他们留下哪些无愧于当今这个美好时代的成就?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的回答是:今天的我们,正在搭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圆梦之桥”,正在开启一个全新的、更加辉煌的圆梦时代!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ofo北京总部被爆“人去楼空”,小黄车公司搬去了哪?未来在哪?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共享经济刚刚起步的时候,共享单车确实为消费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在街头、小巷,骑着共享单车的人随处可见。然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共享单车企业面临洗牌,倒闭成为不少公司的“最后归宿”。

  继押金难退、货款难结、车子难找之后,ofo近日被爆搬离了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

  现在ofo搬去了哪里?曾经风光一时的小黄车ofo究竟怎么了?

  “连开三次,都是故障车”

  各地小黄车的用户们发现,能骑的车越来越少,体验也逐渐下降,兰州市民赵先生曾是小黄车的忠实用户,但最近的故障率飙升、能骑的不好找,让他不得不坐回公交。

  赵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主要是坐公交,共享单车有的时候也不方便,你看好多坏的,我这碰到好几次,打也打不开,急着有事骑呢,有时也坏着呢,再一个现在放在外面好多也脏得很,人也不愿意骑。没人维护,大街上成堆的小黄车,乱七八糟,我有次连开了三次,车子都显示故障。”

  北京的刘先生也有相同的感受,本来是方便出行的共享单车,却因为故障率高,大大降低了骑行欲望,近一点的路干脆走过去,也比一辆辆“试错”要好:

  刘先生说:“距离比较近的话骑共享单车比较方便,但是现在市场上老旧一批的共享单车损坏现象很严重,我周围居住的地方很难找到一辆没有损坏的单车。”

  ofo拖欠货款及员工工资

  在用户反映难骑的背后,是小黄车因拖欠货款被供货商告上法庭。今年8月,供应商上海凤凰因ofo欠款6815万元,而将其告上法庭。除此之外,小黄车还拖欠了百世物流、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云鸟物流等多家供应商欠款。

  今年6月,在广西南宁为ofo提供物流的南宁马驹物流公司员工表示,他们被拖欠了多个月的工资:“拖欠了我一万六七,最少拖欠了有一 二十来个人吧。”

  南宁马驹物流公司经理表示,不是不愿意给员工钱,而是ofo也在拖欠他们款项:“ofo也没给我结算2、3月的运费啊,我一直在催他们,但他们并没有给我一个答复。”

  ofo用户遭遇押金难退

  员工拿不到钱,进入今年下半年,小黄车的用户们发现,押金退款时间越来越长,从原来的“秒退”变成了15个工作日,即便如此,还有很多用户并未收到押金退款,最长的甚至有一个月之久。朱女士就是其中的一员。

  “因为很久没有骑小黄车了,因为现在单车比较多,品种也比较多,就想把它退出来,可是微信和支付宝都退不出来。不知道是后台有什么问题还是怎么的,打客服电话也没有什么回应。”

  关于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向中国之声表示,应该从社会治理的角度给不退还押金的企业烙下“不守信誉”的污点。

  顾大松分析:“社会通过法制治理的方式来推动。像有些城市它就有这种情况,用户押金被侵占了,去打民事诉讼。甚至还有就是说在少数情况,消费者权益组织发挥作用,它对这种押金监管,比如投诉比较多了,它集中了它就约谈单车企业,然后媒体又报道形成社会的舆论,这是通过法制的方式来形成一个治理的创新。押金就成为企业的一个相当于信誉的污点,如果它侵占的话。”

  ofo搬新家,规模缩水

  不光是用户和员工,ofo的规模也不如当年。今年大量媒体报道小黄车“人去楼空”,讨债者堵门等情况。但实际上,是搬离了原本占据四层的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将人员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大厦。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ofo的字样,显示小黄车位于这栋大厦的15层以及20层。曾经小黄车在这栋大厦里一度坐拥4层办公楼。但随着租约陆续到期,ofo先搬离了10层和11层,此后仅存的工作地点第15层以及第20层也将搬离。

  距离理想国际大厦不到一公里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和丹棱大厦,是ofo搬家后的新办公地点。周六晚间记者来到现场发现,没有工作人员办公。但与互联网金融中心办公地点占据5层的一半、挂着ofo的标志不同,丹棱大厦3层的办公室,显得有些“不正规”。没有任何标志,连一层大厅的指示牌,都没有ofo的字样。

  一位其他公司员工告诉记者,ofo也是最近刚刚搬来,占据了三楼面积的四分之一:“就是最近吧,一两周吧。人应该挺多的把,最近搬来,没多长时间。”

  其实深究种种问题背后的原因,不难看出,共享单车,似乎只有背靠大树才能好乘凉。当哈罗单车“投靠”阿里巴巴摇身一变成为出行平台“哈啰出行”,摩拜被美团收归麾下,似乎只有多次拒绝滴滴收购的小黄车,未来显得不那么明朗。

  专家:冬天共享单车进入淡季,仍需政府调控介入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不过在顾大松看来,共享单车每逢冬季会整体进入行业淡季,但共享单车行业作为绿色出行的代表,仍旧有着独特的发展意义,除了接入大的出行平台谋求更大的发展以外,政府的介入与调控更必不可少。

  顾大松指出:“目前看大家已经统一意识到,现在是无序的投放、超量的投放,其实这是不理性的一种做法,而且也给城市空间造成了很多扰乱,其实政府有必要动态地进行调控总量,从监管的边界把它树立起来,企业在这种监管的边界下,然后来规范地运营,也许对企业来讲也是一种拯救。也许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活水,树立好的这种市场的边界,企业它在这种监管的范围内进行竞争,可能这是比较好的一个格局。”

  记者:任梦岩、王妍​​​​​

  11月11日电 综合外媒消息,当地时间10日,美国加州洛杉矶郡警方消息称,南加州再发现两名火灾遇难者遗体,至此,加州此次山火的遇难人数已上升到至少11人。

  目前,三起山火同时肆虐加州,迫使20余万人紧急撤离,同时烧毁了数千栋建筑。

加州林业和消防部门官员表示,山火火势凶猛,已经“失控”。加州林业和消防部门官员表示,山火火势凶猛,已经“失控”。

  【北部山火肆虐,小镇被夷为平地】

  加州北部小镇天堂镇当地时间8日早上开始起火,在大风“助威”下,Camp山火的火势迅速蔓延。这个拥有2.7万居民的小镇到了9日已成为一片焦土。截至当地时间10日早上,Camp山火的过火面积已经达到10万英亩,目前有20%的面积得到控制。

  此前消息称,至少有9人在天堂镇的山火中遇难。而根据法新社的最新报道,10日,救援人员在天堂镇的房屋废墟之中,又找到了新的遇难者遗体。

  此外,据当地消防部门表示,Camp山火还造成多名消防员和居民受伤,另有35人被报告失踪。这一数字可能会继续上升。

  天堂镇遭Camp山火的破坏最为严重,约6500栋建筑被摧毁,当地发布了强制疏散命令。

  “一整个小镇在24小时内被夷为平地,”当地警官描述天堂镇的情况时说,“太疯狂了。”法新社报道称,大火之后的天堂镇是“地狱般的鬼城”。

当地时间11月9日下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文图拉郡(Ventura County)等地熊熊山火已延烧逾万英亩,浓烟遮天蔽日。中新社发 日瓦戈 摄当地时间11月9日下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文图拉郡(Ventura County)等地熊熊山火已延烧逾万英亩,浓烟遮天蔽日。中新社发 日瓦戈 摄

  【南部山火蔓延,明星纷纷撤离】

  8日下午,南加州文图拉县又爆发Woolsey山火,它迅速蔓延至刚刚发生枪击案的千橡树市,并在9日翻过圣莫妮卡山,在强风的助力下向海边蔓延。

  洛杉矶附近的海滨城市马里布(Malibu)接到全城撤离的命令,大约1.2万名居民被紧急疏散。美联社援引洛杉矶郡警方消息称,在马里布发现了2具遇难者遗体。

  马里布以明星的海滩豪宅闻名,金•卡戴珊和Lady Gaga等名人也都不得不逃离他们的家。梅尔·吉布森、茱莉亚·罗伯茨,凯特琳·詹纳、柯特妮·考克斯、以及帕特里克·邓普西等人的宅邸都在疏散区域之内。

  此外,派拉蒙牧场(Paramount Ranch)的“西部城镇”也被烧毁,这里是很多电影的取景地。

  8日,文图拉县的圣罗莎山还爆发了另一小型山火,但它已得到控制。

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加州Paradise发生火灾,烈火熊熊。在大风和低湿度的推动下,火势迅速蔓延,已席卷了周边城镇。在短短几小时内,超过1.8万英亩的土地被烧毁,一家医院、一个加油站和几十所房屋也被烧毁。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加州Paradise发生火灾,烈火熊熊。在大风和低湿度的推动下,火势迅速蔓延,已席卷了周边城镇。

  【特朗普批评当地森林管理】

  山火一直是加州的梦魇,每年高温又干旱的夏天都是高危期,但由于近几年秋冬也雨水减少,山火的阴影几乎全年笼罩着当地居民。

  当地时间9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加州进入紧急状态,并提供联邦拨款协助救灾

  10日,特朗普又在社交网站“推特”上表示,“没有理由可以解释加州的这些大型的、造成死伤的、花费巨额的森林火灾,除非那里的森林管理非常糟糕。每年数十亿的钱都花在山火上,这么多生命因大火丧生,都是因为森林管理不当造成的。现在就补救,否则再也没有联邦拨款!”

  自制软件“搬”小说 日均获利近六万

  本报记者 范天娇

  利用专门软件,复制、粘贴,就可轻松地“搬运”走别人的畅销小说,发布在自己的盗版网站上,供免费阅读。

漫画/高岳 漫画/高岳

  当然,免费不是出于好心,而是用来吸引会员加入,依靠流量赚取可观的广告费。安徽合肥许某等人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赚钱“捷径”,搭建了13个盗版网站,随意复制他人文字作品500余万份,点击量达18亿次,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非法获利之大、侵权数之多、点击量之高,均属罕见。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这起由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破获的安徽省首例特大网上侵犯著作权案,目前已由高新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加密处理作品仍被“搬走”

  2018年年初,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根据某网络文学公司举报线索,核查发现虎踞阁、小小书屋两个网站在未获授权情况下,侵犯这家公司读书网站享有独家著作权的热门小说1000多部,并擅自复制发行在网站上供免费阅读。

  办案民警询问发现,该公司对文字作品全部进行了防下载加密处理,网民登录公司旗下网站后需要付费才能阅读。而被侵权小说无需付费就可以阅读,更新进度与该公司一致。

  举报线索涉及的上千部小说大都几十万字甚至上百万字,如果是个别人犯罪,根本无法做到在短时间内破解密码随意下载。民警分析,这起案件的背后可能藏有专业作案团伙,利用技术侵入正规公司的网站或者自行开发相关软件,专门从事侵权牟利犯罪活动。

  “涉嫌盗版的这两个网站都是免费提供读者阅读,但是打开小说后,会跳出大量弹出广告,说明该网站的赚钱模式是与广告联盟合作,依靠流量收取广告方的费用。”办案民警介绍。

  警方以虎踞阁、小小书屋两个网站涉嫌侵犯著作权,进行立案侦查。

  警方调查发现,这两个盗版网站规模庞大,但是网站均没有登记实际办公地址,备案登记信息均为虚假,给侦查工作增加了一定难度。

  “经过反复分析研判,我们发现这些虚假备案的信息,与合肥某网络科技公司有多重交集。”办案民警说,该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许某有多年从事软件开发与计算机应用的工作经验,该科技公司也多次发布过招工信息,招聘编辑校对人员。

  许某有重大作案嫌疑,极有可能是两个盗版网站的实际运营者。警方锁定了这一关键人物,并很快摸清了以许某为首的犯罪团伙组织架构:由王某负责财务,郑某等4人组成技术团队,郭某等5人组成复制编辑团队。

  “许某为人狡猾,具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办案民警介绍,许某在合肥租用多个办公场所,经常搬家。仅在高新区的一个商务中心,他就有两处办公场所供编辑人员办公,而许某本人及其技术团队则藏身在蜀山区的一个国际广场办公。

  通过分开办公、分开管理的方式,许某等人实施盗版活动,逃避警方打击。只要警方查获一处窝点,另一处窝点就会闻风而逃,几小时内就能破坏服务器内的电子数据。而这些电子数据正是该案的关键证据,必须要先行一步找到服务器,把相关证据固定下来。

  为此,办案民警辗转杭州、无锡、苏州等地,调查了几十家服务器运营商。在相关部门配合下,终于在上海和无锡找到了服务器机房所在地,同时还发现了许某的其他10台服务器及另外11个盗版网站。

  以送快递为由套出新窝点

  此时,该犯罪团伙还不知道自己已被警方盯上,仍在继续正常工作,更新网站内容。

  “蛇”还未惊,抓捕时机已成熟。

  今年1月11日14时许,警方发起抓捕行动。但当民警赶到蜀山区的窝点后,却发现该窝点已人去楼空。民警立即登录盗版网站,发现仍可登录,判断嫌疑人可能又搬家了。

  必须要尽快找到新窝点,否则整个抓捕就可能前功尽弃。办案民警立即联系该公司员工,以快递无人签收为由,套取了新的办公地址。

  16时许,民警赶到新窝点,将正在复制粘贴的团伙成员全部控制,所有涉案人员无一漏网。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查控涉案服务器12台,查扣涉案电脑15台,冻结涉案账户4个。所有侵权窝点作案现场、作案工具全部固定,所有服务器数据全部查控。

  眼红朋友赚钱也想走捷径

  据许某交代,他曾在电脑公司工作,后长期在电脑培训机构担任老师。之所以干这一行,是因为他的朋友从事网络小说侵权活动赚了钱,他就想着利用专业知识,也来赚点外快。

  刚开始,许某通过付费在正版网站阅读小说,再对着电脑将小说一字一句敲下来,发表到自己搭建的网站上。但这种方式太费时间和精力,见效太慢,许某便高薪招聘技术人员,合伙开发出多款复制软件。利用这些复制软件,“搬运”小说的速度加快,许某便拓展了业务,组建技术组和编辑组,分别负责复制小说、编辑发表。

  经查,许某等人利用专业技术,架设13个盗版网站,租用服务器,使用专业采集软件,未经授权随意复制他人文字作品,侵权牟利,服务器内复制他人文字作品500多万部,被点击量18.9亿次。他的13个盗版网站,共吸收免费会员45万名,侵犯了掌阅、起点、阅文等30多家正版网站的著作权,与多家广告联盟合作日均非法获利近6万元。截至案发,他已非法获利1000多万元。

  目前,虎踞阁、小小书屋等11个侵权盗版小说网站、两个侵权App平台已被关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