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小说 > 玄幻小说

两会炮轰“玄幻剧”走不远 这压力“玄幻”挺得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1-14 23:55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读娱。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两会期间,文娱领域炮声一片,行业代表纷纷发声:有将目标对准行业毒瘤票房造假、收视率造假者,有认为行业歪风邪气太盛者,也有认为鲜肉和小花等“流量担当”过度占比、拔高影视剧成本者…更有资深电视人、著名导演、花儿影视创始人郑晓龙提出—“玄幻剧”走不远,“现实主义才有可能走向世界”。

因为当前的时间点颇为敏感,而且诸多行业乱象的“表象”看上去都是和“玄幻”有关,所以读娱君愿以微小之言,为“玄幻”发声:行业乱象并非玄幻题材所致,天价片酬和收视率毒瘤也并非题材“结果“。正所谓,惯例沿袭积重而来,恶果多方共养而生…这锅,“玄幻”背得起吗?,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玄幻盛行,是全球流行文化的绽放

玄幻是一个大盖子,囊括了魔幻、奇幻、修真等等领域——当然,这个分类也值得商榷,但玄幻的盛行并非国内的“独行”,而是全球范围年轻人文化的一次进级。

且不说带着明显西方龙与地下城色彩的《魔戒》《霍比特人》《哈利波特》等,就是漫威、DC构建的庞大世界,这些横跨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具备着全球号召力的影视大作也是更偏向玄幻而不是科幻。

另外,刘慈欣《三体》获得的雨果奖,这一科幻界的权威奖项,获得作品也是以“奇幻“居多。以《北京折叠》为例,虽然是打着科幻小说的旗帜,但本质上更接近”奇幻“,而奇幻正是玄幻的重要组成部分。

存在即合理——玄幻文化和影视作品的兴盛,使其早已揉入全球流行文化的血肉中,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在一些外国大片中,因披着科幻或高科技的外裳使其显得更贴近“现实”;而国内的玄幻因为和本土仙侠、魔幻文化相结合更增添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观感。

公认的中文玄幻起点,一般是黄易1988年的小说《月魔》,从“黄易”热潮席卷港台后,国内网络小说写手们接受、消化并发扬光大了这一题材和写作方式。从最初在网络免费传播,依赖台湾出版赚些许稿费,到国内推出付费阅读、实体书出版、改编漫画网游以及近年来的影视热,玄幻作品的“势力”已渐渐占据了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

可见,国内的玄幻文学在拥有着自己独特的东方特色之外,也具备着和世界同步的联动性——和全球年轻人的流行需求保持了一致。

“玄幻”是当代年轻人的“现实主义”

2012年,莫言以《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业界对其的评价是深受南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的影响。《蛙》这本书,就是用脱离现实的手法,写了关于一个非常“现实主义”的计划生育的沉重课题。而近年来被影视剧改编多次的《白鹿原》的原著,也带有浓厚的“魔幻”色彩。

当然,以上举例并非说明当前的主流玄幻作品的“厚重性“,因为在全世界文学范畴内,流行的多数都不是厚重的,更多的是带着轻松的消费主义。而且,“现实主义”在文艺圈不一直都是“伪命题”吗?满屏的清宫戏和民国戏的场景,对比英美剧满屏“旧社会”的灰暗,国内的影视剧作品都明显的干净、明亮,多了几许“浪漫主义”。

更何况,还有一个比当下更“玄幻”的时代吗?首富王健林的小目标是先赚一个亿,马云说自己最喜欢没钱的状态,王思聪每年都换网红做女朋友,当姑娘们都宁愿坐在宝马里哭的时候,土豪却告诉年轻人有钱不幸福不快乐,告诉年轻人钱可以来的特别容易,这不“玄幻”吗?

还有曾经是一代成人童话的武侠,虽然“侠”的精神没有死,但却阻挡不了“拔刀相助”、“侠之大义”的支离破碎。扶起跌倒的老人要冒着成为下一个“彭宇”的危险、帮忙抓小偷可能成为被告,精神、意识的散涣使其呈现形式、表达重心也在发生着渐变。正如当下流行于90后、00后的武侠作品,已深受玄幻及国外画风的影响,失去武侠的纯粹,其更缥缈、更杂糅的表现形式又何尝不“玄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