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小说

“这就比以前的小说更幽默”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2-07 08:02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11月3日,“阅读北滘”读书分享会系列活动在顺德北滘镇文化中心举行,作家刘震云与现场读者分享其最新力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的创作心得。在文学批评家谢有顺的主持下,刘震云还与北滘读者进行了一场文学对话。

    “这次的故事像大海一样”

    刘震云在谈及创作题材时,特别强调了小说结构的重要性。他过去的作品,包括《一地鸡毛》、《我不是潘金莲》等,写的都是跟在身边几个人的关系,或者一个人和周边社会的关系。而新书《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写的是四个素不相识的人———农村姑娘牛小丽,省长李安邦,县公路局长杨开拓,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忠诚。

    四人不一个县,也不一 个 省 ,更 不 是 一 个 阶层;但他们之间,却发生了极为可笑和生死攸关的联系。刘震云说:“这种蝴蝶效应、潜在的人物关系和背后荒诞的道理,是吸引我写下去的主要原因。”“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穿越大半个中国打着了。”于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深陷其中的人痛不欲生,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就是这本书的真正主角,却乐不可支。

    “这次的故事像大海一样,看起来波澜不惊,但下面的涡流和潜流是我以前小说里面所不那么重点呈现的。”刘震云说,“它呈现的效果是藏在幽默背后的另一重幽默,这就比以前的小说更幽默。”

    作品中的主角是吃瓜群众,但吃瓜群众并没有出场。他们既参与了故事的发展,也将参与阅读,也就是这本书的读者。“我没有写我要表现的人,我写的人不是我要表现的,这个听上去有点不合逻辑,但这部作品恰恰如此。”

    为“说话不占地方”的人说话

    谢有顺表示,他从《吃瓜时代的儿女们》这本书得到一个启发,也就是结构可以决定一部文学作品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刘震云的新书为我们阅读文学作品提供了一个角度,以后我们不会只‘就事论事’,不会就一个细节、场景,就把它作为作品的全部。”我们认为一部作品不好看,是因为它把真的写成了假的。而真正高明的写法是把假的写成真的,通过结构把不可能证明为可能,比如卡夫卡的《变形记》,让读者相信人就是像甲虫一样活着。

    “结构不但是对一个作家,对于各行各业都非常重要。但结构背后还有一个东西,就是思考,这个故事背后的道理是什么?这有时比结构更重要。”刘震云回忆道,写作《温故一九四二》时他发现,对一段灾难来说,遗忘比发生的事实重要,而比遗忘更重要的,是人对遗忘的态度。小说家有义务为“说话不占地方”的小人物说出他们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