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音乐 > 流行音乐

意大利民谣流行音乐为何罕为人知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1-15 02:31

地中海的声音

  意大利民谣音乐很少有外国人了解。以二十世纪意大利最重要的唱作人法布里奇奥-德-安德烈为例,据我目前所知,亚洲最早谈到法布里奇奥歌曲的是1984年日本乐评人山岸伸一翻译的《地中海之路》唱片,和画家冈本太郎先生对法布里奇奥的介绍,之后1991年香港歌手区瑞强翻唱孝升填词的《因为有你》(电视《四驱桥圣》主题曲,原曲名为法布里奇奥的《渔夫》),再有就是1999年韩国音乐制作人刘延叔对法布里奇奥唱片作了部分整理,此后便极少有相关的介绍或译作。

  这是为什么呢?试分析如下。

  语言障碍

  众所周知,英语是无可争执的国际通用语言,在国际间的文化交流拥有着优先地位,这就很大程度制约了意大利民谣创作的普及。拿法布里奇奥来说,美国和日本有部分学者研究他,但都因未能精通意大利文学与音乐,所以到今天还没有一本英文的介绍性著作面世;我认识一个迈阿密大学的教授也在研究他,苦于英语记载少之又少,也没能深入研究。

  我们知道,意大利时尚产品享誉国际,和法国、北欧齐名,但设计产品主打的是功能和视觉美感,所有人都可以无门槛地进入这个“阅读世界”,所以意大利的设计可以拥有广大的市场和认可,但是文学和民谣音乐就很难走出去,就如中国的现代文学,向来不乏优秀作家和作品,但是中文在世界上的普及程度和翻译的问题,都限制了它的影响力和地位,虽有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海内轰动一时,但之后也很少见到各国读者与作家的回响。

  歌曲可以直接聆听,但民谣并不仅曲调旋律具有审美价值,其歌词蕴含的情感、思想及语言的力量也不可忽略,这便有语言障碍了。在世界流行音乐史上,我们很少看到意大利的歌手,国际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也就是New Trolls和PFM乐队。

  品味差异

  意大利民谣比之欧美的同类音乐,其风格往往更优雅。如法布里奇奥,弗朗切斯科-德-格雷戈里,弗朗切斯科-古奇尼等翘楚,歌词都写得像一流的诗,曲调则多结合古典乐,甚至动用到堪比交响乐的编制,如法布里奇奥《灵魂拯救》辑中"灵魂拯救"一曲就用了近54位意大利音乐人来一起完成;如此不免具有某种精英色彩,其审美受众群体,也就要狭窄了些。

  相对的,1960年代至今,美国摇滚乐的叛逆精神和波普作风,乘着全球反抗运动蜂起之势,成了世界的潮流主调,大众文化的声势于是大举盖过了精英文化。英美艺术家在此潮流中所追求的叛逆、波普特征、亚文化与多元化,其作品所蕴含的社会性、对抗张力,都是意大利民谣音乐所不能比拟的,而当世界各地的青年接受了英美流行文化的趣向,意大利人便很难在市场上与之抗衡了。我猜测,这跟意大利悠久的传统文化所起的作用有关。但这一点到底有多大制约作用,还需谨慎评估。

  政治潮流

  伍迪斯托克音乐节这一偶然而又必然的产物,是在美国诞生;此音乐节表现了当时年轻人对中产阶级的伪善价值观和保守秩序的反动,这种不满,意大利也有,但体现得不如美国突出。而伍迪斯托克民谣节一旦仪式化,就变成了新的乌托邦精神的符号,从而形成一种传统延续下来,如今,世界各地的音乐节都是这一符号仪式的遗产。而意大利在这方面的发起作用与当时的美国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我们可以举英语世界最知名的民谣诗人鲍勃-迪伦来比较。迪伦声名鹊起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在法布里奇奥身上也是无法复制的。迪伦和法布里奇奥的才华都毋庸置疑。但迪伦成名是在新港音乐节,这种音乐节所起到的历史烘托作用也是意大利当时所不太具备的。及至古巴导弹危机,他先前写的一首《大雨将至》转眼被认为是最警世的预言歌曲、最响亮的反战歌曲。霎时间,迪伦成为了民权和反战运动的“祭酒”(虽然他不愿意认同这个定位)。

  法布里奇奥的很多作品也是反战和涉及政治的,如专辑《雇员的故事》就是描写法国的六八风暴,当时在意大利引起了强烈反响,但是却无法在英语世界广为传唱,这也再次说明英语是欧美国家最有话语权的畅通语言,所以法布里奇奥没有成就迪伦那样特殊身份的机缘,虽然法布里奇奥也从来不是汲汲营营于虚名和影响力的艺人。

  这里就要谈到观众偏好和作者本意的异同。我们知道,至今大部分人对迪伦津津乐道的地方是“核子危机”、“反战”、“民权”与迪伦歌词之间的关联。而“政治正确性”自1950年代以来,就一直是艺术界和民谣界以及摇滚界似乎不能缺少的主菜,没有政治的正确性,几乎都难以被披上先锋性和当代性的外衣。“民权”、“反战”等主题更是紧迫而普遍性的政治话题,不管创作者是刻意借助还是真正看重这种政治正确性(琼-贝兹就是民谣界真正的民权领袖),均会为自己赢得政治态度的优先权,往往这种优先权就影响了艺术家的传播度。而意大利民谣巨匠法布里奇奥所处的地理和社会环境以及情境事件,都没有美国当时所发生的情境那种激烈性和政治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