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音乐 > 流行音乐

人民法院报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12 17:02

人民法院报

 
 

“我们在强烈的依系中感知这个世界。我们对世界的依系使整个社会变得有意义。”

——约瑟夫·拉兹  

初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约瑟夫·拉兹(1939年—),最大的感受是其著述的晦涩。这并不独是拉兹的“问题”。康德曾回应那些指责他“故弄玄虚”的人,他说:“想把主题写得大众化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却要使用学术性的精确语言……只有使用这种语言才能把过于草率的道理表达出来,让人能够明白其原意而不至于被认为是一些教条式的专断意见(康德:《法的形而上学原理》)。”

法律并非孤立的片断

如果晦涩不是为了晦涩,而是为了准确和清晰,那么我们不妨把这种晦涩理解为可卡因和古典音乐。甜蜜的味道和由简单音符构成的流行音乐,易于被人们接受或感染,也易于腻烦和消散;而带有苦涩滋味的茶、酒和咖啡,以及由相对复杂音符构成的古典音乐,更耐人享受。据说由于拉兹的论文《法律体系的概念》过于难懂,他的老师哈特阅读时不得不顶了一块湿毛巾降温。不过,在坚持读完之后,大赞其才华横溢。看来,拉兹的晦涩自有其风味。

然而,当我们跃过“晦涩”,就会获得阅读拉兹的新的感受——拉兹论述的法律和法治所有的问题,似乎都来自同一个视角——拉兹在英文中表达为attachment,中文可以译为依系或者密切的关联。

首先,拉兹提出,认识个别规范的视角,应当来自法律的整体结构、法律的体系;传统的分析法学学者边沁、奥斯丁、哈特、凯尔森,仅仅通过“拆解”词语去认识法律,认为每一条法律都是一个规范,以及将法律体系看作这些独立的、之间没有什么联系的法律规范的整体,这种“法律的个别化”的认识是错误的。

对个别规范的理解应当将其置身于法律体系之中,法律体系是相互联系的法律之间错综复杂的网络,在法律体系中,不独有分析法学前辈认识的规范的内容,还存在非规范的内容。法律体系的网络由两种法律结构组成,其一是生成意义的结构,即法律之间的授权生成关系,其二是建立在惩罚及其相关规定之上的运行结构。

第二, 拉兹提出,认识法律体系的视角,来自更大的社会关系。法律不是绝对的自洽、自治,法律体系是诸多社会复杂规范体系中的一种,特别受到政治制度的影响;他反对传统的分析法学学者有关法律自治的预设,即可以通过法律自身的概念界定法律的边界、规定其运行状态。

在那些拥有法律的社会中,相较于宗教、经济等影响力量,法律是最重要的制度化体系,之所以是“最重要”,拉兹将其解析为“法律的权威”,即法律体系的有效性。拉兹对法律权威的理解,仍然来自这种“依系”的视角,即规则与行动理由的关系。

我们知道,人的思想决定人的行为,具体来说,人总是根据理由的权衡而行动。法律是其中一种决定人行为的理由。这种理由具有极大的特殊性,其特殊性在于,法律作为人行动的理由,是一种“排他性理由”,这种理由会打破那些被权衡的行为的理由,作为一个不败的理由,去决定人的行动。因此,法律的权威,在于法律能有效地决定人的行动;反过来说,法律的权威、法律体系的有效性,在于人们相信法律是有效的,并服从这些规范。

第三,仍然从一种“依系”的视角,拉兹对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对建立在个人主义、个体权利之上的法治理论提出挑战。西方现代法治的源头,应当追溯至启蒙时期的古典自然法理论。在解释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时,“权利”成为一个关键的概念。拉兹提到,在洛克的作品中,自然权利特别解释了政府的限度。根据这种理论,人是自律的主体,自我决定如何生活,政府不能干预个人自治,也不能将善恶观念强加于人。

拉兹反对这种观点,他说,对自由的追求常常被描述为保护个体免受多数人的专制,这种解读忽视了共同体的重要性,而个人的繁荣总是离不开他人的。公民的个体权利,契约自由、言论自由等,不可能离开社会的开放的市场、开明的政治气氛而独立实现;对于矫正社会生活中的实质的不平等,政府保持中立态度就是不公正。

拉兹又举例说,现代法律规定的某些权利,体现出不同个体利益的关联,并不全然属于“个体权利”。比如怀孕妇女只能等小孩子生出来之后才能执行死刑。这种权利保护了这个女人的利益,但对于这个女人的这种权利而言,其证成性理由是出于对孩子利益的保护。又如,要赡养伤残父母或配偶的人具有得到税收减免的权利,同样,这种权利的实现依赖于权利持有者以恰当的方法来帮助法律规定的特定人。

个体权利对“公共善”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