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音乐 > 古典音乐 >

古琴+大提琴,看古典音乐如何玩出现代感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12 17:06

       浙江在线4月2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陆遥)古琴+大提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古典音乐,如何玩出现代感?

4月26日晚上7时,西溪天堂艺术中心的这场跨界音乐会,或许能告诉你答案。

09.jpg

古琴界,无人不知巫娜——窦唯的古琴老师,所有古琴比赛最高奖项的获得者,中国古琴演奏专业的第一位研究生,中国首家古琴在线教育平台的创始人……

但她最引人瞩目的点,却莫过于她将古琴玩得花样百出。堪称“中国最叛逆的先锋古琴音乐家。”——摇滚、爵士、戏剧、茶道、书画…你所能想到的所有艺术形式,巫娜几乎都尝试过跨界合作。但她却说,“这并不是为了推广古琴,这完全是为了音乐上的自由,源自我血液里的不安分因子。”

巫娜从9岁开始,便开始弹古琴,当时是古琴专业最小的学生。

古琴是琴棋书画之首,它音域宽广,音色深沉,余音悠远,被引为风雅之事。但它泛音清冷,飘渺多变,实在是很难让一个孩子耐着性子弹下去。

“我不算是很有天赋的小孩,很多时候要比别人慢半拍。“巫娜每天至少坚持8小时练琴,经历了很长时间“身体上的痛苦。” 巫娜说,比起这个,内在的安静明显更难达到。“这是你对外在的环境和社会喧闹的一个抵抗力,挺难的。——弹琴的本身就是一场身心修行”。

1991年,她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古琴专业。当时,一个同学给了她一盘磁带,里面有古琴即兴、长笛和电子乐,还有一位女高音。那是她第一次接触即兴,觉得特别感动,没想到古琴还能这么弹。

那时,西方电子乐开始发酵,巫娜爱上摇滚和爵士,她仿佛发现了古琴弹奏的另一片天。在音乐学院里,她玩实验音乐,搞先锋创作,这很冒险,也过于叛逆,古琴界的老先生们极其反对。但二十岁的巫娜格外心高气傲“干脆我自己挣钱,有一天我就想做一场音乐会,想做成什么样就怎么样。”毕业后,所有人都在找工作,巫娜却在北京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琴馆——“离骚琴馆”。起初,古琴给现代人们快节奏的生活带来的一些改变,但慢慢地,巫娜发现理想和现实开始失衡,她开始觉得疲乏,迷失。最终回到了原地——弹琴。

这时,她开始拾起了她疯狂迷恋的音乐——即兴演奏。

“什么时候我对古典的诉求那么强烈,就是与西方的电子噪音的乐队合作。我在那次合作中,真正感受到了古琴的“轻描淡写”。所以我的感触是来自于反向的东西,在自己的反面,看见了自己。”

正如巫娜所说,这是一种双向的影响。在她身上,仿佛西方电子乐和古琴是同时存在的两种极端的碰撞,一种带给巫娜平静和沉淀,一种带给她的是无尽的大胆尝试和想象,但在这看似矛盾的音乐中,巫娜有了更多创作的灵感,她的想法更加自由了。

“如果古琴和时代的产物没有对话、没有链接,那古琴是不落地的,它的生命肯定是架空的。”2004年的一次机会,巫娜应摇滚乐手许巍、崔健之邀,分别参与他们新专辑的录制,内容就是古琴即兴声部。而在一年之后,她与窦唯合作了以古琴即兴演奏为主的纯器乐专辑《暮良文王——山豆几石页、祭然品气国》。

“古琴带给了我整个的生活。我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还有我整个人从内到外的精神、身体、各个方面的状态,都与古琴是完全呼吸在一起的。我的这一生是和古琴在一起的。”2016年,巫娜开设首家古琴在线教育平台—— 缦学堂。缦,是琴弦的别称。抚琴,又可称为“操缦”。词典说,缦,古同慢,不经心。巫娜说:“学习古琴,是以心养心,去寻找另一个自己。几个音,便从俗世的喧嚣中,安定下来。学习古琴,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心灵的回归。”

当源自16世纪的西方大提琴遇上3000年历史的中国古琴,当中西两种“低沉浑厚”的乐器相遇,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今晚7时,巫娜将来到西溪天堂艺术中心,与天才大提琴家宋昭一起,为大家演绎《七贤艺术音乐塾》的第三部曲——大音希声“静觅之音”。现场可以聆听巫娜《清夜弹琴》,空沉悠远的琴声将把你带回到3000年前的亘古时空,对话伯牙子期,感受《虚静》与《幽玄》,《一念心清静》,以及欣赏到古琴和大提琴的跨界演出。


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