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问题库 > 烦恼

西部牧业的潜在危机(2)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2-07 02:07

  2015年当年,西部牧业就增加投资对西牧乳业制罐车间412.5万元、502#奶粉标准罐自动灌装生产线设备186.67万元、奶粉气体输送系统设备129.91万元以及牛场基础建设419.49万元和15万吨牛羊饲料项目310万元。

  此外,2016年西部牧业增加投资对西牧乳业罐装车间设备330.27万、502#奶粉标准自动罐装生产线设备317.33万元、奶粉气体输送系统设备239.32万元、100吨生鲜乳扩建及周转库房土建工程996.3万元。

  然而,大手笔的投入却并未得到很好的回报。

  财报显示,2016年西牧乳业净利润亏损4236.16万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2362.38万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西部牧业在财报中解释主要是西牧乳业尚处在品牌创建初期,广告宣传力度较大,为拓展疆外市场,交通运输费用较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食药总局调查西牧乳业后不久,西部牧业似乎想要把西牧乳业卖掉。

  法治周末记者留意到,西牧乳业安全事件曝光前的11月18日,西部牧业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出售西牧乳业81%股权的议案。

  对于放弃控股权,西部牧业解释是为了西牧乳业“能够引进新的投资者,吸收新的管理人才,更好地发展”。

  “我估计出售计划要受到影响了。”朱丹蓬分析。

  “西牧乳业此次暴露出的问题,将直接影响西部牧业的出售计划,可能导致企业难以出售,或者企业资产被迫贬值出售。”张芳莉对法治周末记者作出类似表态。

  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法治周末记者发稿,西部牧业依然持有西牧乳业100%股权。

  拿巨额补贴仍难维持生计

  “其实,西部牧业这两年过得并不好。”谈到西部牧业的处境,朱丹蓬介绍说。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财报发现,西部牧业的烦恼不单单只是一个西牧乳业的问题。

  9月13日,深证证券交易所曾对西部牧业作出处罚,原因是在披露2016年业绩情况时,西部牧业业绩快报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与2016年年报相比,存在重大差异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业绩快报修正严重滞后。

  也因此,西部牧业及相关当事人遭到深证证券交易所处分,公司也因违规被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与此同时,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的一个现象则是,多年以来,西部牧业一直在靠拿政府补助来维持生计。

  2013年至2015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717.7万元、2248.94万元、2311.28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则分别为2900.24万元、2757.93万元、4157.18万元。

  可以说,2013年至2015年西部牧业拿到的政府补助远高于净利润。

  进入2016年,这样的情况更加的恶化。

  2016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221.47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914.52万元。这也意味着,来自政府的补助冲抵了西部牧业近一半的亏损。

  而在2017年,政府补助已经难掩西部牧业的亏损。

  2017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035.26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943.64万元。

  张芳莉判断,在现有局面下,目前市场又不景气,西部牧业未来将更加会受到食品安全问题的不利影响,而其经营业绩未来可能持续呈现下滑趋势。

  “在没有外部资金进入或优势客户资源支撑的情况下,西部牧业要想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几乎不可能,反而有可能进入恶性循环的怪圈中。”张芳莉说。

  “某种意义上来说,西部牧业已经处在一种潜在的危机之中。”朱丹蓬说。

(责任编辑:李兴旺 HF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