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宁波11月10日电(记者 李佳赟 通讯员 郑瑜 冯磊)曾经聪明好学的孩子,却突然成为老师眼中的“差生”,这番猝然转变,竟是脑中一颗瘤“惹的祸”。

  近日,家住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的9岁男孩李小宝(化名)突然出现头痛伴恶心、呕吐的症状,被家人送往宁波鄞州人民医院救治,经检查发现其脑中长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瘤。

  后经该院神经外科专家高峰诊断,小宝患的是间变型室管膜,属于脑胶质细胞瘤的一种。这种瘤是一类复发率较高的脑部肿瘤疾病,属于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目前,医生为小宝行完大脑半球病损切除术后,小宝现已脱离生命危险。

  “我一直奇怪我家小宝怎么突然变笨了,原来是因为得了这个怪病……”据李小宝的爸爸李先生透露,小宝以前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学东西很快,可就在去年,小宝突然变“笨”了,学校老师教的东西他都听不懂,而且反应也很迟钝,为此李先生还懊恼了很久。

  高峰表示,各型胶质母细胞瘤多见于中年人,室管膜瘤多见于儿童及青年,髓母细胞瘤几乎都发生在儿童。胶质瘤的部位与年龄也有一定关系,尤以胶质母细胞瘤恶性程度最高,发病高峰为40~60岁,6~12岁有一个小高峰。

  “脑胶质瘤虽然不会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只长在神经系统,但这种肿瘤很容易复发。至于引起胶质瘤的原因则很复杂,目前还没明确。”高峰说,这可能与病人的易感基因有关,怀疑是易感基因受到刺激后发展为胶质瘤。

  高峰提醒,患有易感基因的人在平时生活中应尽量避免接触污染环境;在饮食方面,可多吃一些富含膳食纤维和维生素的水果与蔬菜,这样可以保护细胞正常分化,增强机体免疫能力,从而降低肿瘤的发生率。另外还应少吃一些腌制、熏制的食物,它们中的亚硝酸盐等物质,具有一定的诱发作用。(完)

  长大以后才明白 陪伴我们童年的人都会一个个离开

  视觉中国供图

  天气越来越凉,银杏叶变黄了,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生命的消逝,也像树叶落下一样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刚刚过去的一周之内,我们失去了3位公众人物:金庸、李咏,还有心理学界所熟知的李子勋老师。

  初闻李子勋老师去世的消息,感觉是震惊:这是真的吗?!李老师还很年轻啊!得知事实后,心下感喟不已。接着是李咏,这一次不再怀疑,只是感叹:生命无常啊!再后来,得知金庸老先生也驾鹤西去了,心底猛然间涌上好多好多不舍:那些陪我们长大的人,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一个一个地离我们而去。

  近几天的经历让我再次回忆起童年,我的亲人。

  小时候,外婆家和我家在同一个村庄,走路只需十几分钟。我们隔三差五上外婆家。那时候不富裕,可是外公外婆总有好吃的给我们。有时是外婆从柜子里变出来的小点心,有时是外公给我们煮的热乎乎的白水蛋;有时是外婆知道我们要来,特意多做的米饭白菜粉条,扣在厨房灶台上;有时是舅舅打的酸枣,红红的圆圆的满满一簸箕。

  记忆中最温暖惬意的时刻,是冬日的午后,外婆坐在正窑的炕上,我躺在她的腿上,她给我挖耳朵。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们身上。我的耳朵被轻轻地温柔地挠着,我的身体舒适而温暖。时间过去了30多年,这个瞬间永远地刻在我的身体里、记忆里。

  我带着这温暖的记忆长大了,我的外公外婆变老了。今天,那个在冬日的暖阳里给我挖耳朵的外婆躺在床上,大多数时间在睡觉,吃喝拉撒全靠她的孩子们照顾。我亲爱的外公,半个月前摔断了腿,刚刚做了股骨头的手术。我脾气暴躁又勤劳善良的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快10年了。我严厉又沉默的父亲,也走了5年多了。那个我爱恨交加的慈祥又强势的奶奶,也离开我们一年半了。

  年纪渐长的我,越来越体会到生命的流转和无常:新的生命到来了,一天天蓬勃生长;那些给予我生命陪着我长大的至亲,却在一天天变老,直到离开。

  生命的力量是巨大的,一粒种子可以穿越阻挡它的一切破土而出;死亡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在死亡面前,财富、权势、医术都无济于事。面对死亡,除了接受,别无他选。接受死亡,谈何容易。我们要经历多少心痛、挣扎、悲伤、绝望,才得以窥见死亡的面貌,才有勇气和死亡握手言和!

  然而真相是:不管我们是否做好准备,死亡就在我们生命旅途的某一站,等着我们。事实上,认识生命,了解死亡,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只是这节课没有列入学校的课程表,而是留给我们自学。

  遭遇丧失——失去至亲是最大的丧失,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震惊和否认,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我们无法做到即可就去面对和接受,需要时间做些准备。时间是良药,我们会慢慢地做好准备,准备好去面对。当我们真的去面对失去时,会经历非常复杂而艰难的情感体验:害怕、愤怒、内疚、遗憾、悲伤、绝望……我们在这些情感中浮浮沉沉,痛到无法呼吸/无法感觉/没有眼泪/泪流成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相同的是内在的那份哀伤。

  这个过程虽艰难,但重要之至。我们在哀伤中学习,学习放手、学习接受,学习宽容和谅解,学习珍惜。在死亡的河流中走过一遭后,我们的身体里会凝结出更多的坚定和从容。

  当你遭遇丧失,当你悲痛欲绝,别害怕,放声痛哭吧,尽情悲伤吧!悲伤是来照顾我们、陪伴我们走过生命中这个特别阶段的,悲伤是来陪我们接受和放手的。在悲伤中,我们一点点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一点点将心里紧紧抓住亲人的手放开。

  悲伤是来给我们力量的,透过悲伤,我们会接触到与生俱来、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力量。

  好好地和失去的人说再见吧!死亡并不能切断你和他之间的连接。他的爱继续陪着你,他的基因在你血液里,他换了一种方式陪着你。你可以告诉他你的不舍、你的思念、你的心痛。

  告诉他:你曾经生他的气、你对他的歉意、你的遗憾和内疚;告诉他他对你有多重要,告诉他你有多感谢他,多么爱他;告诉他即使没有了他,你依然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会带着他给你的所有,好好地活出你的精彩……

  最后,和他再见,祝福他一路走好。

  这几年,我在生和死的领域里摸索,随着了解越多、行动越多,死亡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恐怖: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活着的每一天,死亡“守护着”人们,尽它最大的努力,以合适的时机和方式护送人们“回家”。

  台湾“安宁疗护”之母赵可式教授说:安宁疗护者是天国宝宝的助产士。是的,送一个人好好离开,陪伴他的家人度过艰难的哀伤期,是我们回馈死亡、对待死亡的最好方式。

  死亡不断地发出声音提醒我们:生而为人,你很宝贵;好好去爱,不枉一世。

  落叶的季节,死亡借着几位公众人物的离开,给我们捎来了一份重要的信件,里面写着几个字:好好活,好好爱,好好死。

  (作者为北京高校心理中心负责人,北京高校心理咨询研究会常务理事)

  刘苡青 来源:中国青年报

  11月2日电 韩联社刊文称,部分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以诊疗为目的访韩,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情况曾引发争议。但从日前出炉的一份资料来看,在韩就业的大部分外国人实际享受的医保待遇远低于其缴纳的费用。

韩国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章摘编如下:

  韩国健康保险工团2日发表的一份资料显示,在韩就业参加医保的外籍人员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费53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但实际享受的医保报销金额仅为220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均缴费846万韩元,享受的医保待遇仅为370万韩元。

  截至2018年6月底,参保的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共94万人。其中,职工参保45万人,居民参保29万人,无需缴费被抚养家属20万人。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数占70%;而在国内短期居留并接受高额诊疗后离境的外国人居民参保者,在整体参保的外国人中占比不到三分之一。外国人居民参保者与韩国公民相同,报销金额高于其缴纳的医保费。

  外国人居民参保者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137万韩元,但报销的金额为472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缴费344万韩元,报销806万韩元。外国人居民参保财政收支近5年来出现7000亿韩元的逆差,而整体外国人医保财政收支为顺差,这是因为外国人多数为职工参保者。

  与韩国公民一样,在韩国就业的外国人必须参加医保。以2018年为准,在韩外国人缴纳基数也等同于韩国人,为工资的6.24%。由于多数外国人参保者年龄较低、身体健康,所以利用医保的机会少,医保财政收支自然出现顺差。

  与职工参保不同的是,居民参保者在国内居留3个月以上即可获得参保资格,并可根据本人意愿选择是否参保,这为部分身患重症或慢性病的外国人钻空子提供了条件。

  韩国保健福祉部新推行的《国民健康保险法实施令》修订案最早将于12月起实施。修订案规定,旅韩外国人参保资格中的最短停留期条件由3个月延长至6个月,旅韩外国人均须缴纳高于上一年参保者平均水平的医保费用。由此,部分外国人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客户端11月9日电(李金磊) 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部门9日联合对外发布《关于对科研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科研领域失信行为责任主体将面临43项联合惩戒,包括一定期限内或终身取消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提名(推荐)资格、院士被提名(推荐)资格。依法限制招录(聘)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11月2日电 新西兰天维网刊文称,目前,新西兰幼儿园和早教中心面临与新西兰中小学同样的教师短缺问题。专家建议,新西兰可暂时放宽对教师与儿童比例的规定,以解燃眉之急。

  文章摘编如下:

  根据一项调查显示,尽管新西兰政府最近在解决中小学教师短缺的问题上,下了不少功夫,可幼儿园和早教中心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需要受到重视。

  Early Childhood Council的首席执行官Reynolds近日表示,如今的情况与几年前大不相同。当时,新西兰面临儿童早教教师供过于求的情况,许多人找不到工作,“早在2012年,一所教育学院可能给市场提供1000名新毕业的教师,但是他们却找不到对口的工作,当时这个领域的增长速度还不够快。”

  Reynolds介绍称,那之后(早教教师数量)就缩水了,一部分原因是新西兰政府削减资金的措施大约在2010年、2011年生效,“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个带来的影响。”

  Reynolds认为,从长期来看,新西兰政府在教师招聘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将有所帮助,但在此之前,暂时放宽对教师与儿童比例的规定能解燃眉之急。

  此外,他还建议更改新西兰移民规定,“如果人们有资质并且会说英语,那么我们现在就应该让这些人能更容易地来到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