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教育

年终报道·回西海固|支教笔记(上):黄土坡上的教育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8-01-13 07:57

(原标题:年终报道·回西海固|支教笔记(上):黄土坡上的教育)

【编者按】:从1999年起,复旦大学每年派出两名支教队员去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王民中学支教,他们被称为“王民兄弟”。历史系的孙毓斐和法律系的张弘是第十八对“王民兄弟”。2016年9月,两人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支教生活,在此期间,黄土坡上的教育现状深深触动他们,返回上海后,他们写下这一年来对乡村教育的观察,对支教与扶贫的思考。澎湃新闻现分上下两篇刊发。


从西安古城北上,伴随着列车的轰鸣声,渐渐远离“金城千里”的关中平原和“绿色明珠”六盘山麓,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枯黄干裂的丘陵沟壑。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西海固王民乡,尽管有滥泥河环绕群山,但 “干旱”仍是它的代名词。

2016年9月,我来到这里的中学做支教老师,为期一年。

西吉县王民乡中心小学。

错位的教育现状

从县城搭本地老师的汽车,走了一个多小时的盘山路,恰好赶上学生们报到。校门口“堆”了七辆农用拖拉机和数十辆摩托车,大都绑着铺盖卷。

2015年,王民乡整合全乡资源设立九年一贯制学校,分村小、中心小学和中学部,服务全乡12个行政村和邻乡部分村的一千多名学生。

王民中学最初只有200左右学生,2016年报到的却有475人。部分由于六年级划入中学部,也与近年来国家对乡村义务教育实施的好政策有关。学杂费、书本费、食宿费等全免,让不少打工外迁的家庭重新把孩子送回来。

校舍却因此严重不足。尽管学校腾挪出一切资源改善学生住宿条件,但毕竟没有资金进行大规模重建。每张上下床的床板上都要挤至少两名学生,普通的一间小宿舍要挤十多人,大一些的就要住一个年级的全部男生。

我负责八年级的全部语文和历史课。严重缺乏校舍和师资,我们只能在“不符合规定”的超大班额班级里上课,两个班学生140余名。

第一堂语文课,学生们对我这位外来老师充满了好奇,课堂气氛与互动都出乎所料。但第一次检查练习册作业,70人的班级只有7名学生按时按量完成,我这才发现,大山里的孩子与山外世界相差的不只是几十公里的盘山公路。

大部分学生缺乏有效的学习习惯,比如课前预习、课堂上及时记笔记;阅读理解能力滞后,看不懂课文,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作业都是互相抄袭,因为最基础的课后问答题对他们也犹如天书;还有十多名读了八年书的学生,还停留在只会写字,甚至还不会写字的水平。

第一次批改学生作文,只有不到10%的学生可以做到语句通顺,无明显语病和较多错别字。至于作文内容,由于缺乏必要的经历和阅读训练,学生们写人物只会写“爸爸”“妈妈”,写事件也只有“种地很累”和“吃到肉很开心”可讲……

各科的情形都差不多。政、史、地、生等课程,学生更不重视,很多生活常识几乎为零。历史课上,很多学生甚至不知道新中国成立的年份。地理课上讲过的一些基本的省份、省会城市,大部分学生而言也没有任何概念——这里的孩子只知道每年“十·一”会放国庆假期帮父母去地里挖“洋芋”,也只听过同村人去了银川或是兰州打工。

但大部分学生是“茫然”和“无所谓”的,他们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更不会思考教育于未来之意义。很多学生坦言来学校主要是为了和同学们玩乐和吃饭。有一次,校长向我们打趣说,这里的孩子读小学像是幼儿园,读中学像是在小学。

我曾问过许多学生他们是否想走出这片大山,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当然啊”。但是当我进一步问他们如何走出去时,得到最多的答案是“出去打工”,还有就是出去“念经当阿訇”,只有少数学生认同“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这条我们早已看似理所当然的道路。

严重错位的受教育表现,令我们这些外来的支教老师十分着急,我们愿意倾尽所有时间,希望可以让学生们迎头赶上。但固有的社会观念和本地文化总是具有一种强大的惯性,使一切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行。

王民中学五年级的学生马未军(化名)蹲在自家门口。

他们为什么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