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ofo北京总部被爆“人去楼空”,小黄车公司搬去了哪?未来在哪?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共享经济刚刚起步的时候,共享单车确实为消费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在街头、小巷,骑着共享单车的人随处可见。然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共享单车企业面临洗牌,倒闭成为不少公司的“最后归宿”。

  继押金难退、货款难结、车子难找之后,ofo近日被爆搬离了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

  现在ofo搬去了哪里?曾经风光一时的小黄车ofo究竟怎么了?

  “连开三次,都是故障车”

  各地小黄车的用户们发现,能骑的车越来越少,体验也逐渐下降,兰州市民赵先生曾是小黄车的忠实用户,但最近的故障率飙升、能骑的不好找,让他不得不坐回公交。

  赵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主要是坐公交,共享单车有的时候也不方便,你看好多坏的,我这碰到好几次,打也打不开,急着有事骑呢,有时也坏着呢,再一个现在放在外面好多也脏得很,人也不愿意骑。没人维护,大街上成堆的小黄车,乱七八糟,我有次连开了三次,车子都显示故障。”

  北京的刘先生也有相同的感受,本来是方便出行的共享单车,却因为故障率高,大大降低了骑行欲望,近一点的路干脆走过去,也比一辆辆“试错”要好:

  刘先生说:“距离比较近的话骑共享单车比较方便,但是现在市场上老旧一批的共享单车损坏现象很严重,我周围居住的地方很难找到一辆没有损坏的单车。”

  ofo拖欠货款及员工工资

  在用户反映难骑的背后,是小黄车因拖欠货款被供货商告上法庭。今年8月,供应商上海凤凰因ofo欠款6815万元,而将其告上法庭。除此之外,小黄车还拖欠了百世物流、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云鸟物流等多家供应商欠款。

  今年6月,在广西南宁为ofo提供物流的南宁马驹物流公司员工表示,他们被拖欠了多个月的工资:“拖欠了我一万六七,最少拖欠了有一 二十来个人吧。”

  南宁马驹物流公司经理表示,不是不愿意给员工钱,而是ofo也在拖欠他们款项:“ofo也没给我结算2、3月的运费啊,我一直在催他们,但他们并没有给我一个答复。”

  ofo用户遭遇押金难退

  员工拿不到钱,进入今年下半年,小黄车的用户们发现,押金退款时间越来越长,从原来的“秒退”变成了15个工作日,即便如此,还有很多用户并未收到押金退款,最长的甚至有一个月之久。朱女士就是其中的一员。

  “因为很久没有骑小黄车了,因为现在单车比较多,品种也比较多,就想把它退出来,可是微信和支付宝都退不出来。不知道是后台有什么问题还是怎么的,打客服电话也没有什么回应。”

  关于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向中国之声表示,应该从社会治理的角度给不退还押金的企业烙下“不守信誉”的污点。

  顾大松分析:“社会通过法制治理的方式来推动。像有些城市它就有这种情况,用户押金被侵占了,去打民事诉讼。甚至还有就是说在少数情况,消费者权益组织发挥作用,它对这种押金监管,比如投诉比较多了,它集中了它就约谈单车企业,然后媒体又报道形成社会的舆论,这是通过法制的方式来形成一个治理的创新。押金就成为企业的一个相当于信誉的污点,如果它侵占的话。”

  ofo搬新家,规模缩水

  不光是用户和员工,ofo的规模也不如当年。今年大量媒体报道小黄车“人去楼空”,讨债者堵门等情况。但实际上,是搬离了原本占据四层的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总部,将人员安置在了一公里之外的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大厦。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ofo的字样,显示小黄车位于这栋大厦的15层以及20层。曾经小黄车在这栋大厦里一度坐拥4层办公楼。但随着租约陆续到期,ofo先搬离了10层和11层,此后仅存的工作地点第15层以及第20层也将搬离。

  距离理想国际大厦不到一公里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和丹棱大厦,是ofo搬家后的新办公地点。周六晚间记者来到现场发现,没有工作人员办公。但与互联网金融中心办公地点占据5层的一半、挂着ofo的标志不同,丹棱大厦3层的办公室,显得有些“不正规”。没有任何标志,连一层大厅的指示牌,都没有ofo的字样。

  一位其他公司员工告诉记者,ofo也是最近刚刚搬来,占据了三楼面积的四分之一:“就是最近吧,一两周吧。人应该挺多的把,最近搬来,没多长时间。”

  其实深究种种问题背后的原因,不难看出,共享单车,似乎只有背靠大树才能好乘凉。当哈罗单车“投靠”阿里巴巴摇身一变成为出行平台“哈啰出行”,摩拜被美团收归麾下,似乎只有多次拒绝滴滴收购的小黄车,未来显得不那么明朗。

  专家:冬天共享单车进入淡季,仍需政府调控介入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不过在顾大松看来,共享单车每逢冬季会整体进入行业淡季,但共享单车行业作为绿色出行的代表,仍旧有着独特的发展意义,除了接入大的出行平台谋求更大的发展以外,政府的介入与调控更必不可少。

  顾大松指出:“目前看大家已经统一意识到,现在是无序的投放、超量的投放,其实这是不理性的一种做法,而且也给城市空间造成了很多扰乱,其实政府有必要动态地进行调控总量,从监管的边界把它树立起来,企业在这种监管的边界下,然后来规范地运营,也许对企业来讲也是一种拯救。也许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活水,树立好的这种市场的边界,企业它在这种监管的范围内进行竞争,可能这是比较好的一个格局。”

  记者:任梦岩、王妍​​​​​

  11月2日电 韩联社刊文称,部分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以诊疗为目的访韩,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情况曾引发争议。但从日前出炉的一份资料来看,在韩就业的大部分外国人实际享受的医保待遇远低于其缴纳的费用。

韩国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韩国保健福祉部外国人专用窗口。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章摘编如下:

  韩国健康保险工团2日发表的一份资料显示,在韩就业参加医保的外籍人员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费53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但实际享受的医保报销金额仅为220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均缴费846万韩元,享受的医保待遇仅为370万韩元。

  截至2018年6月底,参保的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共94万人。其中,职工参保45万人,居民参保29万人,无需缴费被抚养家属20万人。外国人和旅外韩国公民职工参保人数占70%;而在国内短期居留并接受高额诊疗后离境的外国人居民参保者,在整体参保的外国人中占比不到三分之一。外国人居民参保者与韩国公民相同,报销金额高于其缴纳的医保费。

  外国人居民参保者近5年来人均缴纳医保137万韩元,但报销的金额为472万韩元,旅外韩国公民缴费344万韩元,报销806万韩元。外国人居民参保财政收支近5年来出现7000亿韩元的逆差,而整体外国人医保财政收支为顺差,这是因为外国人多数为职工参保者。

  与韩国公民一样,在韩国就业的外国人必须参加医保。以2018年为准,在韩外国人缴纳基数也等同于韩国人,为工资的6.24%。由于多数外国人参保者年龄较低、身体健康,所以利用医保的机会少,医保财政收支自然出现顺差。

  与职工参保不同的是,居民参保者在国内居留3个月以上即可获得参保资格,并可根据本人意愿选择是否参保,这为部分身患重症或慢性病的外国人钻空子提供了条件。

  韩国保健福祉部新推行的《国民健康保险法实施令》修订案最早将于12月起实施。修订案规定,旅韩外国人参保资格中的最短停留期条件由3个月延长至6个月,旅韩外国人均须缴纳高于上一年参保者平均水平的医保费用。由此,部分外国人在韩短期投保享受高额医保待遇后出境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中新社香港11月3日电 题:“小龙女”“穆念慈”忆金庸

  中新社记者 曾平 陈烁 李雨齐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在金庸的武侠小说创作光谱之中,《射雕英雄传》是《神雕侠侣》的前传,穆念慈与杨康之子杨过是小龙女的徒弟和恋人,穆念慈因而在名义上是小龙女的长辈。两位金庸作品中重要女主角的饰演者——“小龙女”李若彤、“穆念慈”惠英红,近日一同向中新社回忆笔名金庸的查良镛先生,缅怀她们心中的大侠。

  李若彤因在1995年版的无线电视剧《神雕侠侣》中饰演小龙女而广为人知,爆红之后的几年,她才知道当年是金庸看过她的照片之后,亲自选她饰演此角,从此改变她的一生。然而,即便曾经有人私下搭线邀约两人见面,这位万千观众心中“最喜爱的小龙女”却始终与金庸缘悭一面。

  惠英红在1977年版的邵氏电影《射雕英雄传》中饰演女二号穆念慈,那是为她开启电影圈大门的人生首个角色,惠英红后来更一举成为香港电影金像奖首位影后,至今活跃影圈、获奖无数。十多岁便饰演穆念慈、其后再演过多套改编自金庸作品电影的她因为处女作的试镜与金庸有过一面之缘。

  李若彤得知金庸仙逝消息时正和姨甥在家中吃晚饭,整个人懵掉的她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姨甥见状询问,李若彤则告诉他:一位朋友去了天堂。但随即李若彤又若有所思,心生微妙之感,因为她不敢肯定金庸算不算自己的朋友,他创造的小龙女带给自己一切,但在现实生活中两人确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这么近、那么远。”李若彤如此形容。

  惠英红在金庸离世之日忙碌至深夜,当她闲下来看新闻之时方知此噩耗,随即在微博发文悼念,时间已是凌晨零点四十五分。惠英红逐一回想起早期参演过的改编自金庸的作品,射雕英雄传、碧血剑、倚天屠龙记、鸳鸯刀、侠客行、雪山飞狐,为这位和自己关系重大之顶尖作家的离世感到难过。她觉得自己的命运和当年金庸的认可息息相关:如果试镜时他说这个女孩不适合演,可能今生都没有机会进入电影圈。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旧事。惠英红接拍《射雕英雄传》之前在夜总会跳舞,那天导演张徹和伍华赴夜总会吃饭,边吃边聊筹拍《射雕》事宜。他们见到还是小女孩的惠英红正在跳一支名为《哑子背疯》的舞蹈,其后便邀她试镜。试到第三次,张徹认为惠英红不适合演江南七怪,属意她演女二号穆念慈。那是一个原著作家还会看演员的时代,也是在那天的第三次试镜,金庸认同惠英红适合演穆念慈。这是金庸和惠英红唯一一次见面,由于年纪尚小,惠英红记得当时只是打了一下招呼,没有深入聊天。

  李若彤是在《神雕侠侣》热播几年之后,私下从朋友口中得知金庸在朋友之间对她赞赏有加的,认为她就是自己心中的小龙女,李若彤听后内心十分欣喜。后来,金庸接受媒体采访将此事公开于众,李若彤更觉感激与幸运。曾经有相熟两人的朋友建议他们见面,但李若彤没有同意,因为她觉得金庸是创造了自己一部分的神,你会知道神的存在,但你不会见到神。如今先生仙游,李若彤对此并不后悔,“我希望我都会有幸上天堂,在天堂的时候会遇见他”。

  《神雕侠侣》播出已逾二十载,李若彤仍然会在大街上遇见叫她“姑姑”和“小龙女”的人,他们当中甚至有人根本不知道李若彤的本名。在许多影视迷和金庸迷的眼中,李若彤就是小龙女,小龙女就是李若彤。李若彤本人对小龙女和王语嫣这两个自己塑造的经典角色,也是更倾心小龙女,她觉得小龙女是一个敢爱敢恨、不在乎世俗眼光以及不善交际之人,这些特点与自己有相似之处,或者说李若彤更希望自己成为像小龙女那样的人,而一辈子只喜欢表哥的王语嫣似乎就过于柔弱。

  曾经在电视剧版《倚天屠龙记中》饰演灭绝师太的惠英红最喜欢以及最想拍的金庸角色依然是《射雕》中的穆念慈,当然是因为初试演戏时结下的不解之缘,后来还有作家赠送“慧眼识英红”几字予她,粤语发音中,“英红”与“英雄”相似。惠英红认为金庸对自己的影响不止于此,看过多部金庸原著小说的她觉得金庸是一个将文字转变为画面的天才,是启蒙自己研究剧本、令自己看文字时可以将其转成画面的导师。(完)

  中新社北京11月9日电 (记者 郭金超)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代表党中央向全体消防救援人员致以热烈的祝贺。

11月9日,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11月9日,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并致训词。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习近平强调,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是党中央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的战略决策,是立足中国国情和灾害事故特点、构建新时代国家应急救援体系的重要举措,对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维护社会公共安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具有重大意义。国家消防救援队伍要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给人民以力量,为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而英勇奋斗。

  当日,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华灯璀璨,气氛庄重热烈。红色背景板上,“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字样分外醒目。500余名身着新式制服的消防救援人员整齐列队,以昂扬饱满的精神状态等候仪式到来。

  10时30分,授旗仪式开始。全场高唱国歌。

  仪仗队员护卫着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正步行进到主席台前。习近平向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总监黄明授旗。黄明向习近平敬礼,从习近平手中接过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持旗肃立。全场消防救援人员向队旗庄严敬礼。

  随后,习近平致训词。他指出,长期以来,消防队伍作为同老百姓贴得最近、联系最紧的队伍,有警必出、闻警即动,奋战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特别是在重大灾害事故面前,你们不畏艰险、冲锋在前,作出了突出贡献。改革转制后,你们作为应急救援的主力军和国家队,承担着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应对处置各类灾害事故的重要职责,党和人民对你们寄予厚望。

  习近平对消防救援队伍提出4点要求。一是始终对党忠诚,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全面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定理想信念,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决听从党的号令,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二是做到纪律严明,坚持纪律部队建设标准,弘扬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严格教育、严格训练、严格管理、严格要求,服从命令、听从指挥,集中统一、步调一致,用铁的纪律打造铁的队伍。三是敢于赴汤蹈火,时刻听从党和人民召唤,保持枕戈待旦、快速反应的备战状态,练就科学高效、专业精准的过硬本领,发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作风,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召之即来,战之必胜。四是永远竭诚为民,自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把人民褒奖作为最高荣誉,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给人民以力量,在服务人民中传递党和政府温暖,为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而英勇奋斗。

  授旗仪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授予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的决定》。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主持授旗仪式。

  参加授旗仪式的消防救援人员进行了集体宣誓,誓词为:我志愿加入国家消防救援队伍,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坚决做到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恪尽职守、苦练本领,不畏艰险、不怕牺牲,为维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维护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一切。

  授旗仪式后,习近平等亲切接见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总队级以上干部,同大家合影留念。

  丁薛祥、张又侠、陈希、郭声琨、王勇出席活动。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授旗仪式。

  日前,根据《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框架方案》,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转制,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这支队伍由应急管理部管理,实行统一领导、分级指挥,设有专门的衔级职级序列和队旗、队徽、队训、队服。(完)

  成都11月7日电 (记者 贺劭清)2018年国际自行车联盟(简称UCI)都市自行车世界锦标赛7日下午在成都开幕。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余名顶级职业骑手将在未来五天里展开小轮车场地技巧赛、山地自行车越野赛和山地自行车障碍攀爬赛三项赛事冠军的争夺。

  据了解,UCI都市自行车世锦赛由UCI授权,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等联合主办。今年UCI都市自行车世锦赛三个项目向中国选手开放了外卡,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参加这一赛事。

多国顶级骑手秀车技。 张云珂 摄多国顶级骑手秀车技。 张云珂 摄

  “都市自行车世锦赛是国际自行车联盟为了将自行车运动引入大都市,而全新打造的赛事,这项比赛将在中国持续举办至2019年。”国际自行车联盟首席新闻官路易斯?香奈丽表示,国际自盟一直相信亚洲在自行车发展上拥有广阔的前景和潜力,感谢中国在推广自行车运动中所做的努力。

  开幕式后进行的首项赛事是山地自行车障碍攀爬赛团队赛决赛,来自西班牙、德国、法国、瑞士、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8支代表队进入最后的决赛。经过选手们的激励比拼,最终西班牙队以580分拿到冠军,德国队以560分获得第二,法国队以520分名列第三。

多国顶级骑手秀车技。 张云珂 摄多国顶级骑手秀车技。 张云珂 摄

  BMX自由式小轮车运动已经进入了东京奥运会,而UCI都市自行车世锦赛就将作为东京奥运会小轮车场地技巧赛的资格积分赛。这项比赛骑手会在空中做出“神龙摆尾”“大鹏展翅”“前空翻后空翻”等高难度动作。裁判根据骑手腾空的高度、动作的创意、姿势的稳定性、技巧难度以及连贯程度多个方面进行综合评分。

  中国骑手鲍佳富在中国小轮车场地技巧赛预选赛中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拿到参加正赛的资格。“我学习小轮车五年了,这项运动虽然中国起步较晚,但爱好者正逐渐增多,和国外的差距也在渐渐缩小。”鲍佳富说,他十分珍惜和世界顶级骑手同场竞技的机会。(完)